新闻观点

创业如流星,唯有时光与你不可辜负

标签:   | 作者:admin | VISITORS: | 来源:未知
11
Oct
2016

热衷于创业的人,有两种类型:

一种是跃跃欲试的,好像《玻璃樽》里的阿布:“星星在哪里都是很亮的,就看你有没有抬头去看他们”,这些人相信自己有一双慧眼,能见人所未见;

另一种是咬牙切齿的,就像《英雄本色》里的小马哥:“我等这个机会三年了,不是为了证明我比别人强,只是要证明我失去的东西,一定会夺回来”。

人性使然,大率如此。

问题是互联网时代的创业太过山车了,很多人是带着满江红和愚公移山的憧憬全情投入的,到头来却只剩“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的幻灭感。不舍亢奋的,至多像《中国合伙人》那样吼一句:“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不能是我,你现在还是一个失败者吗?我他妈至少奋斗过”。还有人把创投圈当成舞台,时刻不忘进行自恋人格的伟大表演,当然最终会有幸运儿在高达90%的死亡率中幸存下来,享受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喜悦。

总之,像骆驼祥子那样干活,赚钱,买车,创业的梦想,即使还有也不时髦了。

随意对别人进行智商碾压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创业之所以死亡率爆表,首先是互联网时代的低门槛之所赐,总有那么一些人的雄心壮志膨胀到无处安放,要将乔布斯、马云、雷军踩在脚下,但不知世事之难,徒有任事之勇者甚多,最普通也最常见的就是自以为冰雪聪明,可以随时对别人进行智商碾压。

古往今来,聪明人一直在主宰历史,个人才智曾被放大到无以复加:当比尔·盖茨嚼着披萨饼以3000美元的价格日以继夜的编写代码时;当借住在好友沃兹尼亚克车库里的乔布斯倾家荡产的装配第一台电脑时;当扎克伯克开发出那个叫Facemash的程序把哈佛大学的服务器搞瘫时;当破产后涅槃重生的Travis Kalanick在旧金山推出划时代的出行软件Uber时;天才的闪光划过天际,炽热的光芒灼痛着平庸的世界。

但随着人类社会的组织愈益精密,个人才智的作用终将被弱化,让位于体系的力量。两千年前的坎尼战役,汉尼拔的将道足以断送两位执政官和八万罗马士兵的性命;两百年前的奥斯特里茨,拿破仑在太阳初升前就能击败两位皇帝;然而今天的战争已经成了情报、信息和远程打击系统的非接触式按钮战,统帅的个人作用已然无足轻重。

创新亦如是,在吴宇森的老片《记忆裂痕》里,本·阿弗莱克受命秘密开发市场占有率达到100%的划时代产品,却没有任何团队和技术支持,这种一鸣惊人的神秘主义创业法只能存在于电影中了。今天的创客讲的是学识、经验、能力、洞见、运气和人脉的综合竞技,缺一不可。拜现代教育体系之所赐,大多数人的知识结构都都是模式化的,你的时间和学习成本很难异于常人,识见自然也难压倒别人,想在平凡的世界中烛照先机谈何容易,所以才会产生自信膨胀的两种人,一种是读多了励志故事的纯朴乡愿,深信天生我才必有用,他们会为VC错过“下一个马云”而深深惋惜;另一种则是火箭天才胡振宇、亿元总裁余佳文式的异人,他们笃信人生如戏,即使失败,也要留下动人的瞬间。

以为自己是乔布斯再世,可以轻松颠覆一个别人耕耘数十年的行业,这是一种葵花宝典式的幻想,当你想到“欲练神功,必先自宫”的时候,一定早有人引刀一快了。2007年,横空出世的iphone能够令整个手机产业当机重启,并不是因为乔布斯“发明”了智能手机,而是因为他对消费时尚的敏锐嗅觉、对产品体验的极致追求以及强大的团队执行力。

创业不是老僧入定,千万不要代入你为投资人描绘的情境,产生“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智商优越感。曾经,当Uber和Lyft火拼正酣时,美国有一款聚合交通应用Corral Rides,“天才”的将所有出行服务整合到一个平台上,“聪明”的让别人为自己打工,但很快就因为Uber等公司切断了接口而壮烈牺牲。

你能够发现一个行业的G点,与有能力去实践并获得成功,根本是两回事。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当38岁的农妇余秀华那首充满奇瑰想象和文字打击力的小诗在朋友圈热传时,一度被认为是某种恶俗的营销,但当作者的脑瘫+农妇这两个身份关键词曝光后,舆论马上反转了,余秀华在诗人圈子里引起了多大的争议,她就在普罗大众中享受了多大的成功。

如果把“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当做一份创业产品,则余秀华无疑是成功的,这首被称为一刀见红的小诗从1月13日开始在微信上三三两两的传播,由于满足了对草根文人的想象,所以在速读之后产生大量转发,虽然没有任何营销手段的辅助,但那“烟熏火燎、泥沙俱下,还有些血污”的意象自有其穿透力,用身体创作的余秀华显然掌握了打造互联网爆款的基本技巧。

文学手法上的朴拙和荒疏带着民间语境中的浑然天成,这恰是人们希望从草根文学生态中看到的,农妇诗人的教化意义因此不可小觑,但用于互联网时代的产品方法论则是东施效颦,游离于产品之外,只重眼球经济,以聚粉、刷量为己任的互联网创业学的兴起,特别是伪创新的泛滥,却是当下全民创业潮下的衍生品,O2O尤其是重灾区。

很多O2O伪创新的取胜之道是,在成熟的传统业务上嫁接一个APP甚至一个公众号,以轻快的线上体验代替繁复的线下流程,自己则大玩轻资本戏法,把苦活累活留给别人,由电商所创立的这套生意经如今正被越来越多的创新公司在不同领域实践。从订餐到外卖,从汽车后市场到互联网出行,同质化的本地生活创新如过江之鲫,在资本荷尔蒙的催动下,产品的基础运营退而求其次,营销公关却妆扮得艳光四射,亭亭玉立。

从雕爷牛腩到皇太吉再到西少爷和伏牛堂,表面功夫做到了极致,道具越发出彩,豪车、美女已是稀松平常,更多无节操的手段也在所不惜,所以才有订单已被撤销,食客还不知道的外卖;衣服坏了无处索赔的上门洗衣;才有小面膜、大生意的微商,才有手艺还不如家庭主妇的上门厨师,显然,星爷的教导“只要用心,人人都是食神”在创业时代被遗忘了。

互联网对中国产业格局的渗透已经形成了小米做家电,格力做手机的错位,情怀更多,赌局更大,但一切似乎只为了抢头条,曾经推崇“少即是多,大道至简”的雷军如今不再专一,原来坚守“核心科技”的董明珠,现在却要分分钟灭掉小米,是他们变了还是时代变了?那些曾经怀揣济世梦想的创业者,如今在深陷刷单,做量时,又有几人能直面过往的自我?

享受胜利三分钟后,请重新出发!

曾国藩初建湘军,与太平军对战常受挫败,奏章上有屡战屡败之语,后经幕友李元度改为“屡败屡战”,遂有奋勇不屈之意,所谓一字千金,莫可移易。到了互联网时代,这个词所定义的群体又有了全新的内涵,这就是连续创业者。

科技发展太快,新生代的热情与专注却不成正比,心血浇灌的产品即便有短暂的绚烂,往往也是昙花一现。互联网创业的最大不同在于,无论是胜利还是失败,你都没有时间停下来享受祝福或安慰,更没人听你的自怨自艾,一如那句歌词:只不过是重头再来。

当2014年脸萌肆虐朋友圈时,它的传播效应完全可以与最火的社交应用媲美了,在德国世界杯期间,脸萌的借势营销加上对用户自恋心理的准确把握与迎合,令它的DAU迅速攀上巅峰,但过于单一的功能让粉丝的热情来得快,去得也快,从2014年10月17日开始,停止更新的脸萌变成了各大手机商店中一个僵尸化的符号。

足记的爆红是另一个案例,在2月7日大片模式上线以前,足记积累的用户不到2万,之后突然爆发性增长,按创始人兼CEO杨柳的说法,真正的量变源自3月9日之后的一周时间,并从此霸占Applestore的榜首位置,但捱到4月不可避免的下滑还是开始了,目前足记的排名已经跌到了250名开外,可谓洗尽铅华,留下的只是那些曾经惊心动魄的瞬间。

今天的创业者要接受的不仅是失败的洗礼,还有过山车式的疯狂。

仅从产品角度而言,用户需求的移动化使产品迭代的节奏明显加快了,任何一款产品都不可能享有完全压倒对手的优势,乔布斯之后,苹果也要向安卓取长补短,像魔兽世界那样纵横十年仍有剩余价值可供榨取的产品很可能永远也不会再出现了。

这是一个尝鲜大于忠诚的年代,用户会因某个爆点或补贴而突然聚集,也会因意兴阑珊而随时作鸟兽散,因为市场、技术和需求总在改变,为了不让今天的成功变为明天的鸡肋,为了不要以后声泪俱下的去做复盘或感悟,创业必须永远是正在进行时。李彦宏说过,通过创业赚钱是最苦的一条路!但偏偏又是一条最具吸引力的道路,很多人有感于马云的那句话:“坚持,有一万次想放弃。再熬2小时,也许就成功了!”

《春光乍泄》里,梁朝伟对张国荣说:“不如,我们重新来过!”创业如真爱,无关成败利钝,但求释放内心的欢愉和挣扎,至少朗朗苍穹下,无负此生。

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维启科技立场。转自网易http://tech.163.com/15/0629/10/AT9705E3000948V8.html

相关新闻
首页 | 网站建设 | 客户案例 | 服务范围 | 新闻观点 | 服务客户 | 关于我们